What is learned today will be irrelevant tomorrow.

http://www.nadin.ws/archives/1954

运算化设计: 知识时代的新设计 Computational Design: Design in the Age of a Knowledge Society

Translation published 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Journal, Special Issue: Digital Technology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January 2013, pp. 38-48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by Prof. Yan Gao,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ttp://fac.arch.hku.hk/staff/gao-yan/
PDF

Translation published 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Journal, Special Issue: Digital Technology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January 2013, pp. 38-48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by Prof. Yan Gao,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ttp://fac.arch.hku.hk/staff/gao-yan/
PDF

摘要:运算化时代的理论有必要通过运算化形
式表达。今天大多数的数学问题是基于机器的
处理。然而对于设计,我们更倾向于把电脑当
作一种工具,而不是一个形成概念的媒介。关
于设计的运算化理论,有必要是关于人类行动
的理论。行动改变现状。设计是我们各种活动
中固有的一个部分。关于设计的运算化概念有
必要不成为过去某种理论的延续;它对立于那
些受制于已有工具的思想。驾驭运算化设计的
是意识到未来变数的希冀。设计不再被动地响
应期待,而是以更积极的热情面对变化。信息
处理已经构成了一种新的生态。设计正在变成
一种变化的力量。
关键词:设计学;运算化设计;原型;设计研究
当今世界,知识正在变得越来越运算
化。以前与知识的获取、交流及批评的方式
与方法都渐渐淡出,取而代之的是由数字化
手段实现的信息探寻、知识分配与价值评
估。帕斯卡(Pascal)、莱布尼兹(Leibniz)
和皮尔斯(Peirce)为此变化,搭建了多项
必要的概念结构。在学习知识的动机、获
取知识的渠道及分享知识的意愿等问题上,
他们提出许多相关的问题;换句话来讲,
他们给出了认知方面的定义。更近的,布
尔(Boole)①、维纳(Wiener)[1]和凡·诺
依曼(von Neumann)提供了所需的科学基
础,并最终由阿塔那索夫(Atanasoff)、 祖
萨(Zuse)、 埃克特(Eckert)与 莫奇莱
(Mauchly) 制造出机器③。电脑图像、可
视化、桌面出版、C A D、多媒体、虚拟现
实、互联网、万维网,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
的一部分,还有更多的知识也将来到我们身
边。在这一进程中,科学也开始变得趋向运
算化:最耳熟能详的便是物理、生物、化学
的转变;工程领域,在材料应用、机器人技
术,甚至是计算机生产及软件自动生成的各
个方面,都经历着同样的变化。在这样的大
环境下,设计领域发生了怎样变化?
1 现状
目前的普遍现象是——计算机和设计
师仅仅是工具与使用者的关系。事实上,在
设计领域内部,一直存在计算机是否能够替
代设计师的争论,至少计算机已经取代了铅
笔和马克笔,以及枯燥的模型制作。平面设
计师又一次走在最前端,他们乐于、也最容
易开拓各种新的领域,比如字体设计、按需
出版和电子出版。他们很快就发现数字技术
并不仅仅代表着原有功能上的先进工具,更
代表着活动领域的拓宽。激光显示器、扫描
仪、手绘板,硬盘,不断尝试整合越来越多
的网络工具(浏览器,Applets程序,Frames语
言)。科学抽样、拼接、变异、超链接等手
段方法也加入进来,正是这样,多媒体和网
络交互为印刷品增色不少。我认为最成功的
范例是传媒设计的新应用:虚拟设计室,也
就是设计师基于已有的技术与工作方式,设
计出一种新的互动工作环境。因此运算化成
为设计工作的组织机制,并在实践中根据对
它的评估,不断接受新的测试。但是,即使
在平面设计领域,根本问题还是被回避了:
我们是否认定人类大众是一个不会随着科学
和技术改变的群体?我们是否在“设计”我
们自己的公众,为植根社会且更具个性化的
人们之间的互动,发明各种形式和手段?我
们如何超越对于大众传播的迷恋,令小众传
播为目标的“设计”,在内容与表现手段上
都能够与大众传播取得平衡?我们又该如何
改变固有的想法,尝试革新性交流的手段与
动机?
技术,尽管已经被创新地应用在传媒设
计领域,但仍然远远超出我们已经应用的范
畴。在其它设计领域,主要是产品设计和工业
设计,目前的情况还不是特别明朗。传统的工
业设计几乎不能提供新的就业机会,需要数
字整合的教育项目的进程也比较缓慢。可悲的
是,教育工作者们已经习惯了不懈地思考工业
革命模型的硬性条件,这些条件并不是依靠和
设计相关的新思路,更多是基于对制造手段的
预期要求。众所周之,在技术上的投资,诸如
软硬件、维护、培训、研究等,费用高得令人
咋舌。很少有人敢于尝试创业的风险,更不用
提获得成功的人了。大企业为了巩固自己的强
势地位,逐渐吸纳这样一些人,他们能够管理
当前基于计算机或计算机辅助设计的复杂工作
环境。在很多情况下,为了保护独立的知识产
权,企业的设计并不公开。那些利用计算机及
软件来开发先进产品的设计团队,甚至不配置
上网设备。而当涉及到数字技术的时候,他们
又不得不尝试不同的协作设计方法,这些注定
都是要避开公众的视线隐蔽地进行。他们忽视
了这种孤立的手段方法与其工作本身结构之间
的矛盾性。结果是他们可以严守设计秘密(如
新车模型、新玩具、新家具等等),但每次发
布时却经常发现自己已经落后于市场了。
技术领先于设计并不仅仅表现在工业设
计领域。在纺织业、时尚界、玩具商及室内
设计中也非常明显,各种形式的设计还都是
手工模式为主。难以避免的后果是各种设计
缺陷都被计算机辅助设计掩盖了,结果扔给
折扣市场顾客的都是些没有品味的产品。军
事和人工智能领域之外,无论设计初衷是多
么“高档”的、价格多么合适的小玩具,都
不能在我们的文化中得体地存在。
2 设计理论的可能性
运算化设计认同工具与使用者之间的有
机联系。运算化设计的目的在于通过这种联系
转换出更多的可能性,并通过设计付诸实现。
要达成这一目标,“运算”既不能像今天这样
仅仅作为一个表达的媒介,也不能仅是产生变
体,不管这种变体成不成系统,因为运算化已
经成为设计本身的构成机制。设计理论是否真
的可行的老问题,再次摆在我们的面前,如果
可行,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实现?
之前当这个问题还处在构想阶段的时
候,理论只能是遵从实际的设计。最好的设计
师,或者至少是那些将自己的想法透过文字表
达出来的人,能够将自己的成就合理化。也就
是说,他们仅仅是在设计被认同或者被公众认
可之后再对自己的工作进行评价,这样的情况
大家都早已司空见惯了。众所周之,设计从手
工制作开始,在进化的过程中,设计在各类人
类的尝试中第一次获得了公正的称号。但是随
着手段与方法的拓展,设计又创造出自己的依
据和概念的范畴。随着设计评论与设计历史的
出现,设计理论与设计教育也一同建立起来。
最初的理论必然是分析性的,通过观察和归纳
获取新知识,这与设计普遍化进程中派生出的
演绎和推导相互补充,结果是设计理论家能
够尝试综合各类理论。俄罗斯构成主义、包豪
斯、美国二战后的设计都是新概念领域的典型
例子。其中有些取自形态学、结构主义、符号
学,有些甚至源于心理学、语言学、社会学和
工程学,还有一些由功能设计派生出来。近些
年,系统运算式、启发式程序甚至遗传学都能
在设计理论中有所体现。另外,“设计假设”
同样利用运算化进行建模和检测。我自己的设
计机器系统(Design Machine™ï¼‰å·¥ä½œå®¤ä¹Ÿæ˜¯è¿™
个方面的例子之一。
推论式的理论保持了结论性等式的魅
力:即首先会有个设计的原因——设计项
目,然后是设计的结果——设计衍变成可识
别的物体,其特性通过商务交易和文化认同
体现出来。其结果是,设计必须遵循阐述
“如何设计”,以及“什么才是一个好设
计”的理念。它的前景似乎越来越迷茫。首
先,语言作为我们相互理解的最佳媒介,却
不是保证人类活动的唯一必然因素,因为人
类的本性并不单纯是语言的归纳与总结;其
次,往往人们都认为好的设计之所以好,是
由所处文脉决定的(比如形式上的、功能上
的、结构上的等等)。显然,好的设计理论
应该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设计就是不好的。
由于这些问题都是借助语言的帮助而产生
的,我们也认识到设计理论其实处在学科
间,是跨学科的。我们可以对设计投以各种
热情洋溢的褒义词藻,但是它们并不会对设
计理论的实践及设计本身有太大帮助。尽管
如此,我们并不否认设计对于语言的依赖。
人类工程学、功能学、心理学、社会学与经
济学各种概念,也开始影响与设计相关的问
题和设计教育的课程设置。设计师经常向潜
在客户陈述人类工程、文化或者符号学等方
面的内容,而不是设计本身。之后,设计实
践又开始在更倾向于保护书面内容的社会
中,对建筑产品权益进行保护,而不再是含
糊不清的视觉传达,因此,律师的语言也被
借用到设计理论中来。
3 设计知识库
运算化设计已经告别了进退两难的境
地,像其他运算化知识一样,融入到人类务
实的生存状态中。我们都知道运算物理学
(Computational Physics)既是理论,也是
实践。作为理论,运算物理学从宇宙起源开
始提出各种假设;作为实践,通过模拟各
种假设来验证其真实性,并最终转化为各类
探索宇宙的工具。模拟能够为我们研究宇宙
提供各类新知识,同时也能帮助我们认识自
身活动中的知识,这个过程中并不需要考虑
我们是否是物理学家或者其它领域的专家
(生物学、化学、哲学、艺术)。这些知识
在实际工作中都能够为我们开拓思路提供前
摄性(一种更主动面对未来变化的态度,往
往通过自身主动的变化导致变化,而不是等
待预料之外的变化而不知所措)的帮助,很
容易让我们联想到在外太空开展的植物、
动物,食物甚至是艺术的实验。运算工程
学(Computational Engineering)让设计师整
合了新材料与许多有趣的事物,为未来创造
出更多的可能性:从分子或原子出发进行
假设以构建新结构,并在其它自然资源加
工处理之前,进行运算化测试。运算遗传学
(Computational Genetics)这项实践活动的中
心,就是为人类谋求更多的福祉。
运算化设计的主要意图是想借助超越
主观的外力驱动设计,这些外力让设计在需
求性评估、可能性评估、和体现人类特性的
方式评估中变得可能且必要。这些评估都以
数据的形式进行,更准确地讲是非常复杂的
数据库。其他设计理论的本质是被动反应,
因此经常是投机性的;而运算化设计理论基
于大量的数据,本质是前摄性的。运算化设
计具有不可避免的局限性,一方面指在需要
同时兼顾质量和数量的前提下,设计人员本
身有限的搜集和组织数据的能力;另一方面
指我们处理数据的高端运算化程序的能力非
常有限。像其它运算化理论一样,运算化设
计同时也是一种实践,是远远不同于我们日
常活动形式在更广义的环境下进行的精确设
计实验。他的成败取决于测试的结果,核心
是关注人类最重要的资产——知识。运算化
设计需要配备一个相应的知识库,这将超越
目前所有设计博物馆、收藏馆及各类书籍、
文章关于设计的一切内容。此外,这个知识
库需要以今天人类全球化生存为依据,设置
导航、搜索、检索的功能。我们需要从更广
义的文化角度来审视人造物,连同它的规划
及孕育它的设计。这个知识库还应该包含涉
及视觉表达、运动、色彩、人体工程学,
及其整合他信息传达手段(声音、材质、
气味等)的运算化表达知识(Computational
Expressed Knowledge)。实现这些目标任务艰
巨,但又无法逃避。不幸的是,大多数被我
们看做是“历史学校”的博物馆和收藏馆,
就好比一个垃圾场,并没有收集设计真正所
需的知识库。
设计知识库的典型例子之一,是已经在
设计领域里广泛应用的计算机程序。事实上,
一个CAD程序、字体设计程序、多媒体编辑
程序,或者网络浏览器都是高度抽象的理论表
达。在这些程序里,我们需要设定几何关系、
材质特性、调节光线,完成动作、角度的设置,
建立图片与声音文件的联系,整合文字内容和
其它设计因素。当然这些工作只通过一个程
序是完成不了的,但是至少可以建立起设计的
一致性,或者令我们能够更好的理解设计。基
于这些“理论”的设计实践,才是真正对设计
任务的研究,并通过人造物(即设计的物质对
象)数字化后的性能表现来评价设计。得益于
成功的设计经验,一些较为成功的程序版本
可以变得越来越好。在我写下这些话的时候,
Netscape™ 3.0正式发布;这次它吸纳了远程电话
会议技术,这点让我接下去的话变得不言自明
了。在设计假设不断延续的进程中,有一些设
计理论被证明做了不恰当的假设而逐渐消失。
就在两年前,电话会议技术,这项传媒设计的
主流创意,还拥有数十亿美元的潜在市场;但
今天,它已经成为一项标准的浏览器功能。
我想对于视“使用程序”为设计活动
说得更清楚一些: Macromedia Director™ã€
P h o n t o g r a p h e r ™ã€A l i a s ™ã€V e l l u m ™ï¼Œæˆ–
用于桌面出版的程序(Q u a r k e x p r e s s ™ã€
Pagemaker™ï¼‰ï¼Œè¿˜æœ‰æè´¨è®¾è®¡è½¯ä»¶ã€ç å®
设计软件等,这些都是我们能够在商店购买
到的软件,然后应用在不同的工作中。但相
对于铅笔、画笔、美工刀、木材或金属、胶
水等,这些设计师原来的常用工具,程序就
是他们曾经拥护和发明(比如电话会议)的
理论精华。显然程序并都不能穷尽设计的各
个环节,但却可以表述和整合与兴趣、多媒
体、字体设计、C A D、出版物设计或在线
广告相关的设计活动。编写程序的大多是由
程序员、心理学家、设计师等组成的大型团
队,他们需要综合各类物理学、数学、美
学、符号学及人体工程学等知识。事实上,
任何一个程序都是一次理论假设,再利用程
序来检验假设。程序生成的最终产品能够与
应用运算化工程创造出的新材料,或运算化
遗传学研制出的新医药相媲美。
4 计算机并不仅仅是工具
事实上,新材料、新医药、新基因的
创造都可以被理解成“设计”。我之所以用
这个标题,意在表达在运算化时代下,设计
变为一个涉猎范围更广的词。如果我们不能
理解运算化设计的必要性,我们可以继续形
而上学地认为计算机仅仅是一种工具。我们
可以继续对设计的诞生进行诗意的描述,即
设计源于设计师的大脑,就像神话中金星维
纳斯诞生于土星朱庇特头颅中一样。毋庸置
疑,程序的致命弱点是无法实现人类直觉所
能实现的,这并不是因为它们没有直觉(它
们也不必有),而是因为设计师只是在简单
机械地使用,而非创造性地使用它们。
我并不回避这个问题:缺少了计算机,
设计的许多方面仍然可以很好地展现出来。
这些方面并不属于运算化设计的阵营,毕竟
运算化设计并不能替代设计,而只是在新务
实的环境下延续设计、拓宽设计。设计目前
面对的最大挑战在于运算化形式下缺少新的
设计知识,造成千篇一律的解决方案。哈伯
望远镜的设计和它后期的修理,可以在仍有
缺陷的状态下就被发射出去,开始它围绕地
球的旅行。这依赖了运算化设计模型(主要
涉及虚拟现实的方法和手段),它能够发现
那些致命的设计错误,也可以生成包括完成
特定任务的工具设计在内的、对其进行优化
改进的程序步骤。这就是运算化设计不仅引
入建模、渲染、动画,还需要模拟(包括虚
拟现实)的原因。这仅仅是运算化设计的一
点点成果,但足以让我们想象,利用综合运
算化设计完成的数字化模型,比起简单的塑
料模型、木质模型或是3 D模型,意义大得
多,更何况它仍在不断向前发展。在沟通层
面上来看,实物模型在设计表达的即时性上
有出色的表现,但是它的生产过程,同把实
际建筑缩减到一个模型一样,贫乏可怜。迅
速发展的原型理念远远比其他模型手段更先
进。无论是利用CNC工具,还是简单的立体
印刷技术,运算化设计都能让设计师对设计
进行有效的评估,而这一点在机械制造厂房
是不可能达到的。尽管有些设计师和建筑师
仍然雇用好的木匠来完成模型,然而设计与
工具已经由网络连接起来,我们可以利用虚
拟现实或物理3D模型完成远程原型设计。
5 什么是原型(Prototype)?
为了更好地阐述设计的应用,我们需
从一个基本概念谈起。设计在很多场合下,
其实并不是为了制作真正的东西,而是先设
计原型,再转变为真正的产品,比如报纸、
自行车,或是一个新的时尚路线。以前,生
产线很长,设计线就相应的很长。但现在情
况已经不同了,我们生活在一个日新月异的
时代,更强调“就趁现在”或是“即时市
场”。从最初的设计理念到运输、发行,时
间大大缩短了。设计与生产相互独立。过程
简化会带来一些风险。
在设计阶段之后的快速原型制造,也
成为运算化的组成部分。在这方面,平面设
计师又一次走在了前端,他们最先利用数字
技术的“快速原型制造”进行打样和印前测
试。各地服务部门都可以远程执行从排版设
计、校色到印前设计的工作,使设计师从
“艺术家”走向了客户端。近些年,已经出
现了纺织原型的“虚拟织机”,为产品开发
组建的快速原型制造服务部门也相继成立。
圣地亚哥超级计算机中心对网络远程原型制
造提供了相应的技术支持。
当然,相对于传达设计和材质设计的打
样阶段,工业设计中的3D原型技术要复杂得
多。比如,要驱动激光打印机,需要生成“后
脚本”(Postscript)文件,但是我们往往不知
道该如何做好驱动快速原型制造设备的.STL文
件(该类型的文件会把模型表面转变成为三角
面网),为构建3D模型服务。快速成型技术最
初是作为数控机床切割消减的程序,就好比雕
塑家处理大理石或者木材中多余的部分一样。
另外一个应用是立体打印技术(适当光照下液
态感光),与消减性技术不同,它是一种添加
性的装置,分为选择性烧结(利用激光束融合
热塑性粉末)和雾滴性沉积(在薄陶瓷层或金
属粉末上添加粘合剂)两种。我们也可以将添
加技术和消减技术相结合,就好像熔融沉积模
型(融化热塑性材料在由设计的形式进行“打
印”)和层压实体制造(通过层层成型然后压
合得到层压物体)。
显然,设计师并不需要是热塑性融合
或立体打印技术的专家。他们了解计算机辅
助设计及快速原型制造技术的原因是,设计
表达与加工制造(计算机辅助制造)的关系
越来越紧密。而且,设计师也必须认识到正
是由于这项技术的出现,设计任务已经由最
初的从已有形式中选取,转向了发明新的形
式,设计新分子、新基因、新材料,甚至是
和人互动的新形式。事实上,运算化设计的
背景下,设计需要完全融合审美需求与功能
要求,形式不再跟随功能,而是成为功能。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设计师不再仅仅作为订
单和美学的代理人,不再把以前的那些“脏
æ´»”留给工程师去做。
我还想提一下“理想化”这个词,主要
考虑到很多设计师还保有怀旧情结。我要强
调的是,实际上理想的运算化模型,是各种
特征都可以通过可变参数模拟出来。有人把
这看成是运算化设计的缺点,但我却反而觉
得这真是运算化设计的强项。过去,模型只
能展示出在选定材料前提下的有限的形式特
点;但运算化设计却能够体现多种可能合适
材料的形式可能性,让设计师超越固有的限
制。那些对数字化表述持怀疑态度的人,其
实是没有认识到人类活动的主体,是处在认
知的理想领域之中,而不是仅仅满足需求的
层面,后者会限制某些新技能的培训(体现
在仍然使用昔日的机器和工具上)。
6 设计与希冀
作为创意主体的人类,最大的强项并
不是对外在世界和自然变化的反应,而是希
冀(对未来变化的希望并为此做出行动,译
者注)。运算化设计的本质就是希冀,即前
摄性。换句话说,运算化设计强调,由未来
决定系统现有状态的事实,定义的概念领
域。这可能这听起来难以让人相信,让我们
的思绪转向不是预言,就是技术。但是仔细
想一下,我们就会意识到如果没有希冀的因
素,那设计只能是一种被动跟随的游戏,一
种对变化的消极反应,而失去了作为变化中
介的角色。昨天那个决定性的口号——设计
是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依然萦绕于耳,
以致我们难以确定是否已经真正实现了它,
这简直就是一场游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
断的再包装(一系列基于同种元素只是风格
不同的咖啡机、烤箱、汽车、收音机和计算
机),运算化设计需要且支持发明创造。在
环保意识日益加强的今天,运算化设计挑战
了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的设计策略。通过问
题生成,运算化重新定位了在当今环境和瞬
息万变的社会生活中的个人。运算化设计平
等对待个体与所处的环境文脉,并将最后终
结大规模生产的时代,让人类进入一个提供
个性定制化的解决方案的新时代。为了更好
地解释这个问题,我需要再回到之前关于
“实用(pragmatic)”的讨论中。
实用的大环境是对工作中某些特定的
“力”、开发的能源和社会的政治结构的响
应。史前猎人和强盗的设计需求、期望与农
业和畜牧业时期的人肯定大不相同。即使在
今天,因为设计定义了工匠和工厂劳工所处
的环境和工作,他们同设计的关联,必定不
同于教师、物理学家、科学家和艺术家那
样。工业革命引起了许多同设计相关的问
题,把世界变分成了许多不相关的板块。想
想家里各种电器,或者办公室和工厂的各种
设施设备,各自构成了围绕个体的“世界”
本身,有自己的生活法则。信息时代带来的
是世界一体化,把之前断裂的“板块”连成
一个复杂而高效整体。设计只有考虑了人在
各类不同环境下的差异,整合各种任务,才
能更好地解决能源消耗、环境问题,更好地
实现人与人的互动。
运算化设计也相应地为此构建出理论框
架,并透过实践达成上述目标。显然,一体化
带来了信息繁杂的问题。越来越多的按钮和
按键,无论设计得多么优雅,我们还是很难掌
握机器复杂的使用方法。因此,设计师应该通
过设计,更好地控制复杂性。如今的情况就
是,每个机器都只能发挥20%的作用。设计仅
仅停留在玩味复杂的形式,并不能充分利用
现有的技术有效地帮助用户解决问题。
7 设计与广泛存在的运算化
20世纪早期,电力的飞速发展与网络技
术的普及,使得运算化设计不断推动全球经
济的进步。电力、电话与电视构成了世界的
底层结构。同样,数百万人已经通过各种事
物,从网络数字互动及先进的运算一体化中
获益。运算化在电话、无线通讯、手表、家
用电器、汽车卡车、飞机、自动柜员机、娱
乐和教育等方面都有体现。与运算化设计机
密相关的数字化技术的各种应用,还都只是
在起步阶段。运算化设计应该积极承担起加
快进程的作用。一两个设计师决定用不用计
算机进行设计无关紧要,普遍的变化并不以
小范围的异议为转移。昨日许多设计师还在
宣称抵制桌面出版程序,然而现在,尽管有
些程序还是以前的状态,甚至有些显示出较
大的缺点,但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现
实中没有程序使用技能的设计师在设计领域
中,已经很难找到工作了。工作需要以及全
球经济特点,都显示出如果我们能够认识到
现在的实情,就会有更多的选择、更多的可
能性。运算化设计的前景相当乐观。
在我们正在经历根本性变化的环境下,
设计的新任务,源自人类务实的认知感,设
计教育也会受到影响。因此设计实践与设计
教育都需要做到前摄性,不能仅仅作为技术
进步的反映,就是说要将运算化或其它形式
的信息处理媒介,都变成设计的一个有机组
成部分。简言之,在工作室或大学课程设计
中,书籍、海报、宣传册、汽车、烤箱、椅
子、台灯都可以作为设计的课题。相反,只
知道如何设计这些产品,并不代表设计师有
足够的应对新问题的能力。仅仅利用计算机
来美化设计,把它当作传统表现工具一样使
用,必然效果不大、不尽人意。在设计新产
品时,电脑必须创造性地整合到设计的过程
中。为此,整个计算机工业虽然一直竭尽所
能在做,但却一直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办
法。计算机行业的人,最多只能想道要在设
计领域达成这个目标,必须有更快的芯片、
更大的储存容量及更好的压缩方案,仅此而
已。因此,无所不在的计算机革命进程中,
运算化设计将推动设计师成为计算机领域的
合作伙伴。
功能主义的思想仍然回响在运算化设
计项目中。抛开办公桌上笨重的设备,远离
人人变成打字员的苦恼,运算化的普及,提
出了与各类无形的数字设备互动的新观点。
运算化取代了对更好界面的迷恋,通过计算
机的集成能力,在提供实现人类公平和任务
合理的设备与工具方面,可以更好地表现。
和任务脱离的计算机应该引起我们额外的
关注,因为只有重新和任务的目的联系,
数字化技术才能充分实现我们的意愿。运算
化设计的主要目的就是让信息处理集成能
力,成为人类能力和思想的有效补充。要有
电灯泡,并不需要知道电厂如何工作,也不
需要了解如何处理变压器;要使用洗衣机也
不用考虑那些集成运算;要获得天气预报、
旅行援助和游览信息,也是如此。新产品、
新汽车、录像机、家具的设计都应该了解用
户的需求,医疗设备应该同时为护士和病人
所有,甚至各种智能工具,也应该所有人都
可以操作的。运算化就应该像运动鞋一样,
穿在谁的脚上都能很舒服。我们应该信手拈
来直接使用,不需要什么过多的培训或者教
材。其接口使用界面的设计是运算化设计的
关键,这点应该是显而易见的,界面设计一
定是运算化设计的重要组成方面。而界面设
计同设计本身一样,是无形的,与设计的对
象和信息形成有机的整体。在技术飞速更新
换代的今天,目标决定了设计的主要任务。
8 设计研究:变化的动力
随着运算化设计的出现,设计迈入了
一个划时代的新世纪。作为建立人类活动新
务实大环境的参与者,设计革新可能进一步
分化我们的工作。因此,权利开始下放,等
级结构也逐渐消失。设计领域内早就开始了
这样的变化,虽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顺
利,但已逐渐显现出一些效果。还有更多的
变革即将到来,也许过程会更费力,但会影
响到整个行业,因为过程中需要寻求更高效
的水准,以维持和给养全球经济。我们所处
的时代,变化的速度与创新的速度持平,设
计师不得不走到最前沿。这也正是为什么延
缓的策略,可以在变化缓慢的社会里生存,
但今天必然不能奏效。那些不能适应快速变
化的手段和方法将最终被淘汰。坏消息是,
当今的竞争环境下,设计领域的破产率空前
的高;好消息是,越来越多的革新派设计
师,开始以各种形式运用运算化设计,在激
烈的市场竞争中找到解决之道,成为进程中
的标兵。昨天还是格林威治一个普通的小商
店,今天就可以利用新媒体、新材料、新交
互形式提供各式的服务。名片和办公用品的
设计师,某天被那些酒店大堂、公共汽车站
和火车站里的投币机取代,也不会让人大跌
眼镜。新设计将越发关注人类的心智。网站
可能不是个人能拥有的最高目标,但是如果
站在人类正在空前的彼此链接、互动合作的
层面上,网站要远比那些高级汽车、灯具或
者明信片上为文盲阅读的白痴般的文字,更
有意义。
随着运算化设计的到来,设计终于可以
破天荒地确立属于自身的研发领域,不再需
要等待其他学科的发展和需求。运算化让设
计研发本身变成一股新变化的力量。


Posted in Anticipation, Art & Design

copyright © 2o16 by Mihai Nadin | Powered by Wordpres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